肣鍬瓮| 湮靡| 嗟銓| 湮璩| 徆庌| 譴栠| 埬栠瓮| 輿昹| 拫嶺杻綴よ| 茠諳| 衼笢| 伈栥| 奻獐| 拸擐| 綬控| 掛洈庈| 鰍譴| 憛洈| 啋栠| 閩鰍| 剢恓| 菛瓮| 醫崨| | 踢刓迋| 控贅| 隅笣| 慪笣| 輿諳| 拫嶺杻綴よ| 坒囧| 劓譴| 親陲| 酗賅| 控假| 呦煉碩| 隱商| 皊澱| 譙輿| | 鱖屙| 哏陓| 盷煆| 玶譴| 躂爵| 屻刓| 蚗猿| 羹瓮| 鰍氈| 挕哏| 還潳| 酗漆| 遘怢| 桭趙| 痴瑞| 籵勍| 酗ь| 鰓霤よ| 罣刓| 棼呇| 鎊蔬| 脰鍬| 袧跡嫌よ| 假腦| 拻朘| 譴堈| 碩喀| 痕瞳| 粹捇| 頧瓮| 欷④| 眢瓮| 盺傑| 怮綬| 踢盺| 狪藷| 陲怢| 鳹菟| 懂瘀| 攝鎖| 銇粔絢| 蜓埭| 撏荻| 蚗腎| 繒眧| 裘醫| 笚游| 繒朘| 湮狾| す盺| 挔笢| 輩蔬| 踢盺| 蚗腦| 伈詙黑| 芩蘇杻衵よ| 嫘鰍| 憪栠| 凅刓| 呦梆| 葬嗷| 茈抾| 裘鰍| 鎮韓| 氈祫| ぱ譴| 淜艙| 樂匽| 陝商| 鰍傑| 陓栠| 蛪囡| 痕瞳| 蟯景| 譆傾| 羚瓮| 陓栠| | 倓砱| 陝嶺囡酘よ| 輿諳| 凝粡| 渫笣| 氈陲| 終笣| 韓俜| 陔銜| 痔氈| 輩蔬| 蜚昹| ц阨| 睿票親嫌| 間ч| す盺| 舷慇嫌衵秫綴よ| 笢蔬| 縛瓮| 潠栠| 挕痁刓| 韓詣| 偕偕洈| 綻埻| 隅晚| 噪笣| 璽艙| 咑ヮ| 囀⑧| 湮坒Э| 獰瓮| 啋蔬| 陲盺| 頂笣| 裘谻| 謀瞳| 狟翻| 陔泬| す蹕| 籵刓| 痔刓| 擠終| 肣鍬瓮| 劓嗷| ч笣| 戀皉豪| 崝傑| 磁刓| 昹嘐| 瑕瑕鄴| 湮眧| 譆傾| 偷犖よ| 籵耋| 需懂| 譁踩| 塢恲親逜赻笥よ| 堁栠| 幛隅| 鼠假| 怢笢瓮| 簧刓| 挕譴| 痰ざ| | 坢妦踱嫌補| 撳鰍| 鰍伈絢| 豻蔬| 皊梅瓮| ь埸| 邧蔬| 漆假| 党挕| 鰍欸| 笘刓| 湮蟀| 貌秅| 蒏栠| | 攪坒| 堁韓| 蚗肅| | 親嶺鎖甡| 肣鍬瓮| 匟瓮| 蹕傑| 毞脹| 酗譴| 馜埭| 譁蟀| 掛洈雛逜赻笥瓮| 假昹| 噙氈| 湮源| 凅刓| 陴綬| чひ| 咘捶| 鳩傑| | 裘鰍| 拫擘瘋杻| 桷攷| 謘瓮| | 堁韓| 拫絞| 劓譴| 蹕傑| | 還盻| 栠傑| 嫩栠| 迶輿| 滇刓| 皊擘| 藏佼諳| | 噪假| 竣瘀| | 湢笣| 飲荻| 疺阨| 譴碩| 僚橇| 拻都| 朊埶| 晑謎| 啞傑| 坢妦踱嫌補| 晊④| 荻眧| 凝粡| 敃栠| 奻誰| 挕飲| 桻橇| 匽ь| 假芞| ヮ昹| 毓瓮| 栠陲| 啞阨| 蹦抭訧捅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歷史與空間】神奇依舊大竹嵐

2019-09-18
■大竹嵐林海中亭亭玉立的翠竹。 作者提供

張桂輝

大竹嵐,海拔約1,200米,位於閩北建陽區、武夷山市、邵武市、光澤縣四邑結合部的先鋒嶺西南側,四面是高山,中間是盆地,古代有出省官道橫貫其間。歷史上,這裡曾是人口稠密的村莊。解放戰爭時期,人口大量流散,餘下數戶人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遷出合併於今建陽區黃坑鎮坳頭村。

大竹嵐之神奇,與標本有關係。1837年,法國神父大衛(DaVia)深入大竹嵐掛墩,在這裡採集了第一批珍貴生物標本。翌年,他發表了學術論文--掛墩鳥類若干新種。「掛墩」的名字,不脛而走,聞名於世。大竹嵐也如同王洛賓先生筆下的姑娘一般,掀起美麗的蓋頭,揭開神秘的面紗。初秋時節,應朋友之邀,我又一次走進大竹嵐。人到心到,發現180多年過去了,名聲在外的大竹嵐,依舊保存茼o的神秘與神奇。

大竹嵐,竹濤林海碧波蕩漾,雲蒸霞蔚白霧繚繞,加之動植物種類繁多,更具鮮活魅力,令人流連忘返。說到「大竹嵐」或「掛墩」,國內外生物界,幾乎沒有不知道的。十九世紀初,法國神父大衛,跟隨一些西方生物學者來到武夷山。他先是在掛墩建起一座天主教堂,之後一邊傳教,一邊採集動植物標本。慢慢地,這裡豐富的生物資源,開始為少數外國生物學家所知曉。一百多年間,他們從這裡採集走多少動植物標本,無據可查、無從考證。只是,他們在發表論文或者模式標本時,一個個心照不宣,神秘秘惜墨如金--在「採集地」一項中,既不寫省份、地區,也不標註東西南北,只是簡單地填上「中國」二字,外加「掛墩」或「大竹嵐」字樣。結果是,「掛墩」在哪裡?「大竹嵐」在何處?成了國內外生物界人士追尋的「霧中寶地」、「夢中情人」。為了找到它們,多少人揣茪什磞a圖,走遍千山萬水,最終抱憾而歸。

大竹嵐,盛產毛竹,是名副其實的林山竹海。這裡不但四季風景如畫,而且有許多珍禽異獸,以及各種稀有而美麗的植物。境內還有觀音坑、十八跳、斗米嶺等遺址,至今還流傳茬多美麗而動人的神話傳說。那天上午,我在黃坑鎮文明辦溫副主任的陪同下,乘車從集鎮出發,一路北上。山路十八彎,彎彎景不同。不知躍過多少旋、繞了多少彎,過了檢查哨,到了坳頭村,換乘村委小邱的私家車,繼續往北前進,向大竹嵐腹地開拔。

在大竹嵐茂盛的植被中,「家族成員」最多的,自然是毛竹。這裡的毛竹,葉茂幹壯、滴綠吐翠。不斷擴展、持續蔓延的竹林,匯成漫無邊際、碧波蕩漾的綠海,聲勢浩大、波瀾壯闊。投入大竹嵐懷抱,先是有一種走進畫卷中、忘了我是誰的感覺,繼而從肉體到神情,都會慢慢陶醉起來。機會難得,各自為陣,或開心尋覓,或隨心拍照。一番盡情領略下來,頓覺心曠神怡,端的綠海覽勝。

大竹嵐,堪稱植物「聯合國」。成千上萬種植物,在這裡安然存活、幸福生長。大樹也好,小草也罷;名貴也好,普通也罷;闊葉也好,針葉也罷,它們匯集在這裡,既爭奇鬥豔,又和諧相處。不單品種繁多,而且名字奇異。我少年時代移民黃坑,在山溝裡生活了近十年,接觸過的花草樹木不在少數。可是,當我走進大竹嵐,立馬成了「睜眼瞎」--多數花草素不相識,很多植物不曾謀面,就連竹子,也品種繁多。

自古以來,竹就是文人墨客吟誦作畫的對象。人們搜腸刮肚、慷慨有加,讚美它們虛心堅節,歌頌它們剛正不阿。「雪壓竹頭低,低下欲沾泥;一輪紅日起,依舊與天齊。」這是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方志敏的《詠竹》;而清代畫家、文學家鄭板橋在《竹》一詩中,則這樣描寫:「一節復一節,千枝攢萬葉。我自不開花,免撩蜂與蝶。」事實上,文人騷客、大家凡人,溢美竹的詩文,汗牛充棟、俯拾皆是。可當你真正投身大竹嵐那浩瀚無邊的竹海時,所有的名篇佳作,都會顯得「稍遜風騷」--大竹嵐以它龐大的陣容、旺盛的生命,展示了獨特的氣質,超越了人們的想像。那天,面對茫茫竹海,我頻頻拍照,久久凝望,默默遐思。剎那間,心中只剩下強烈的震撼與無言的敬畏。

大竹嵐,因竹而得名,因竹而聞名。這裡的竹林,一望無際,蒼蒼茫茫。走進竹林深處,深淺協調的綠,撲面而來,熱情擁抱。竹跟人一樣,可以從外貌判斷年齡與心態。表皮斑駁的,是久經歲月洗禮的老竹,它們剛毅挺拔,雖飽受風霜雨雪的侵襲,卻初心不改、傲然挺立,任爾東南西北風,悠然自得地擺動;肌膚光滑的,是破土不幾年的嫩竹,它們枝繁葉茂、渾身碧綠,灑脫地挺立荂A恰似整裝待發、聽從召喚的勇士,隨時準備荂A義無反顧、服從需要,走出大山、貢獻身軀。

事出有因,山也一樣。大竹嵐屬「中山地貌」,由燕山早期的花崗岩和南園組火山岩構造經侵蝕而成。隨茬y山運動的進行,在隆起的過程中,其岩崖地貌形成。得益於此,其山地內分佈茯囃[、黃壤、草甸,加之諸母崗山頂的沼澤,使大竹嵐擁有與眾不同、不可多得的自然環境。境內山脈多呈北東走向,諸母崗、洋嶺崗、先鋒嶺、九龍崗、望天堂諸峰環峙,形成天然屏障。境內溝谷發育完善,溝壑縱橫,地形多樣,呈溫潤、潮濕、多雨多霧氣候,年平均氣溫在12-18℃之間,降水在1,486-2,153毫米之間,且常年氣候變化不大,被認為未受第四紀冰川侵害,所以能保留其生物多樣性特徵。

大竹嵐共有林地179,400畝,森林覆蓋率91%。其八種植被類型30個群系近100個群落,主要建群種類有杉松、各類楠、栲、木荷、擬赤楊、厚皮香樟、細柄蕈樹等數十個種群。在大竹嵐山地內部,垂直分佈帶明顯,隨荇拔升高,依次為常綠闊葉林、毛竹林、常綠與落葉闊葉混交林、針葉林、灌叢矮林、黃山松、草甸。而南方鐵杉林、亞熱帶地苔矮林,為大竹嵐所獨有。除此之外,大竹嵐還有種群繁多的維管束植物。維管束植物,是植物的一個類群。在大竹嵐方圓19平方公里區域內,有維管束植物近1,800種。其中,屬國家二三級保護的有:鐘萼木、香果樹、杜仲、銀杏、水松、觀光木、黃山木蘭、紅豆杉、閩楠、南方鐵杉等19種;屬省級保護的珍稀瀕危物種有南方油杉、方竹、福建冬青、棣堂花、台灣林檎、鴉頭梨、亮葉水青閃、三椏烏藥、青錢柳、巴東櫟等23種。

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如今,大竹嵐已劃歸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人們開始懂得自然的深奧、珍惜自然的神聖,實現了人與自然真正的和諧相處。這裡的生靈,在林海竹鄉中翩翩起舞、悄悄遊走,悠然自在、隨心所欲棲居在人類保護的天堂,靜靜地等待來自異地他鄉、五湖四海人們的朝拜......告別大竹嵐多日了,每每翻閱那天所拍的照片,就有一種重返其間、如臨其境的感覺。真是--絕佳大竹嵐,綠海泛波瀾。生物添情趣,神奇不誇張。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綻嫖觼部 陲泆綸肮 咑模硎 飲嶺茠誰耋 坒囧庈庈巹哫換窒 湛捶庈 ほ吤鏜 韁粔詢恲祡10侚 韓恮盺
桯筒欸劼躂 賜洈奻 倓吨淜 粹俜阨掅 毞怢繚妦 陲鰍埶 控窅鼠唲 鰍豪埶誰耋
豜堁刓 麾嗐盺 苤伈碩湮勦 詻賸 奻蚽陲苤茠 陬耋僱Э昹 覲憀 埬昹 酴恅す 拻爵虛菴珨扦⑹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